pc蛋蛋预测 > 雅典自由行 >

希腊依靠“公民军队”打败波斯“多族杂烩兵

  细读历史可以发现,上古时代的战争大都是“高层交锋”。在希腊神话中,有特洛伊战争(现在考古证实确有其历史原型)双方著名武士“单挑”式的拼杀。在华夏大地上,也有春秋时期的列国交战,国君、贵族亲临前线,以骑士风度比武决胜负。进入奴隶社会后期和封建时代,国家战争从“高层交锋”演变成“全民参战”。从古希腊城邦兴盛至罗马军团建成,战场上出现了壮观的大兵团交锋。

  中国自战国后期起,交战双方也是由数以万计、十万计的军阵厮杀来决定胜负的。后方有劳动能力的人,甚至包括妇女在内都要为支援战争服劳役。人类战争形态出现这种变化,除了经济水平提升和人口增加外,重要的一点就是兵役制度有了根本性改变。

  现代人大都知道“马拉松”一词,也知道“奥林匹克”运动会,这些都起源于古希腊同波斯的战争。近现代西方文明的精神源泉,主要来自爱琴海边上的古希腊文明,它的军事制度也成了西方职业军队最早的楷模。

  古希腊的文明可以追溯到三千多年前,发祥于克里特岛,后来文明中心移至希腊半岛,出现迈锡尼文明。不过在公元前1100年左右,被外族入侵所湮灭,只留下《荷马史诗》这样的神线年左右,地中海东部的爱琴海周围的岛屿和希腊半岛附近出现了成型的城邦。公元前776年,在奥林匹亚运动场进行的第一次奥林匹克运动会,标志着古希腊文明进入到兴盛阶段。这一文明持续了650年,直至公元前146年罗马大军吞并了这个古国为止。

  古希腊由众多城邦组成,其中最重要的城市雅典实行奴隶主共和制,斯巴达实行的是君主制。雅典是西方民主的发源地,“民主”一词即“Democracy(原来汉译为“德谟克拉西”)”,起源就是“德谟”,属雅典的一个区,这个区议会里面的决定都是由贵族代表们讨论制定的。

  古希腊公民制和民主制的社会基础是将私人财产、公民权利和保卫国家的义务相联系,被后来的西方人所推崇称颂,认为它为近现代的西方社会民主共和的制度模式播下了种子。不过从严格意义上讲,希腊公民制是社会上少数人的“民主”和“权利”。

  据史料记载,公元前5世纪,雅典城内有2万自由民,加上周围城市和农村自由民约15万人,这里面包括了前来经商的2万多的异邦人,而奴隶总数却有40万之多。在雅典的自由民中,妇女也没有权利,只有少数贵族和自由民有参政议政的权利,占人口多数的奴隶只是像牲口一样被奴役或贩卖。古希腊的民主是建立在压迫占人口多数的奴隶的基础之上的,雅典灿烂的文明之下是受奴役者的累累白骨!当然,这种贵族民主制度,比君主寡头专制还是有着优越性,也算是当年人类进步的一种表现。

  古希腊的各城邦,公民有义务服兵役,各城邦几乎都实行公民兵制度,全体公民大会是城邦最重要的权力机关,城邦公民既是生产者又是军人。兵力不足时,也会招募一些外族的雇佣兵。古希腊各派军队行动时还要征用奴隶,陆战时他们的任务是为主人背粮食、扛武器,伺候其起居,海战时则被铁链拴着在舰船上充当划桨的苦役。

  不过,到了打仗时,不论陆地上的冲锋陷阵还是海战时的拼死搏杀,还都靠公民士兵。这种“公民兵”制度的优点,是让每个公民士兵把个人利益同政权的兴衰联系在一起,保卫城邦也就能保住自己的家园,打胜仗后还能分到缴获的财物和奴隶,这种制度在很大程度上激发了古希腊军队斗志。

  公元前5世纪末,古希腊在地中海东部地区的发展已颇具规模。与此同时,它的主要敌人,在西亚兴起的波斯帝国也征服了叙利亚、巴勒斯坦、埃及、马其顿等广大地区。当时,波斯帝国的疆域西至埃及,东括印度、南达波斯湾和阿拉伯半岛,北到里海及黑海一带,公元前6世纪时已成为世界上版图最大的帝国,地跨亚欧非三大洲。

  能取得如此辉煌的成绩和波斯帝国国王大流士在政治、军事上的改革是分不开的。大流士政治改革的内容包括:采取分权制,将其国土划分为20个郡(也有译为省),各郡每年向中央缴纳一定的贡赋,并在打仗时提供兵员。各郡有自己的自治权,保留各自的语言、货币和度量衡,风格各异的众多文明第一次联合在同一个国家、同一个君主的统治之下,大大加深了相互的交流和渗透。但是,这样的帝国实际上只是一个松散的联盟,表面的稳定下面蕴藏着时刻会爆发的危机。

  波斯进行的军事改革,在古代确有许多创新。大流士为了进一步巩固波斯人的统治以及自己的专制政权,而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,将全国划分为五个大军区,严格规定每郡驻防军的规模;国王是最高军事统帅,军队由波斯贵族领导,在腓尼基人的协助下建立海军。每个军区下辖若干郡军区,军事长官和总督互不相属以互相牵制。人类军区制度的起源,应该从古代波斯算起。

  波斯军队由步兵、骑兵、战车兵、象兵、海军、工兵等组成,战时还可从各省和各部落征集相当庞大的军队。国王身边1.2万人的“不死队”(即损失一人补一人)是由精锐的上层武士组成的忠诚力量。因波斯的分权制和奴隶制社会结构,帝国时期这些部队分散在波斯各地,因此波斯军队主要由语言不通、风俗各异的多民族部队组成,战前临时集结,相互之间缺乏协调配合,战斗力也参差不齐,军队数量虽庞大却质量不高。而且各郡提供的部队的成分包含不少奴隶或受雇佣者,士气同希腊的公民军队自然有天壤之别,这在使用冷兵器面对面厮杀的年代更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因素。

 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有句名言:“主人为了尊严、自由而战,而奴隶却为了自己的口粮而妥协。”希腊的公民制军队在当年士气最高,是因为一个国家的主人翁才会愿意拿生命去捍卫自己的家园、自己的利益共同体。

  至于当时被强行拉入军中充当仆从的奴隶,他们不仅一无所有,连自身都是主人的,怎么会自愿牺牲生命来保卫他人的东西?打起仗来,希腊军中的奴隶要严格监押才不会逃跑开小差,不临阵倒戈就算不错了!